— 透明人間18号 —

【吉榎】引狼入室

*一时兴起的脑洞…是动物设定!
*榎本兔x吉本狼
*OOC注意


01
在这个世界的某处有一片森林。
森林里住着一只小灰兔,他小巧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走起路来脑袋后面的眼镜绳一晃一晃的,两颗黑色的眼珠似一潭深海,未曾起过波澜。他独居在在森林深处,一个隐秘的小屋中。向来独来独往、行踪不明的兔子先生总是给森林中的其他动物留下“神秘”的印象。但他同时作为一家防盗工具店的小老板,也常有一些客户上门到访。
兔子先生说过,比起整天在家啃胡萝卜,他更热衷于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说研究锁。
忘记介绍了,这只小灰兔有个名字,叫榎本径。

02
和往常一样,榎本兔起了个早,简单的用小爪子糊了把脸,便又拿起手头那把锁开始研究了。
「…现在插播一条消息。近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兔子女士声称在森林西部目击到一头狼在捕杀猎物,样貌十分凶恶,请大家出行时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到偏僻的地方去,以免被狼袭击…」
松鼠主播紧急的声音从收音机中传出。听到消息的榎本兔抖了抖耳朵。
「狼吗…。」脑海中出现了自己天敌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这片森林的治安一向很好,也从未听说过有狼潜入之类的事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是第一次。况且狼是群居动物,还不排除还会有更多的狼出现的可能性。
看来得把房子的防盗措施更加完善一下才行啊。引狼入室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榎本兔心想。


03
一周后。
屯在家里的食物不多了,榎本兔只好暂时放下他心爱的锁,提着小竹篮出门摘野果。刚走出门百十来步,便听见身后的树林传出沙沙的响声。榎本兔这才想起一周前广播里传出的关于近期有狼入侵的事情,只好默默在心里祈求自己不要碰上狼,他的步伐加快了些。
嗖——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身后窜了出来。
榎本兔回头的瞬间,和一头比自己身体不知大多少倍的毛色呈土黄色的狼四目相对。
脑内拉响了警报,榎本兔本能地逃跑,他几乎是拼劲了全力,后面那头狼仍穷追不舍。
「抓到你了——」凶恶的狼露出了獠牙。
榎本兔无法再逃跑了。
意识到自己的尾巴被狼的前爪狠狠的摁住,接着尾巴被提起,整个身子在空中悬空着。
「请,不要吃我…」榎本兔的声音颤抖着。
土黄色的狼盯着灰兔子看了好一会儿,那双眼睛始终带着危险的讯息。榎本兔将头扭到一边,像是放弃挣扎般闭上了眼睛等待被这头狼吞入腹中。
滑腻的触感从脸上传来。
那头、狼、正在舔、舔我的脸。
一向运转飞速的大脑突然当机。榎本兔呆愣住了,无法做出冷静的思考。
狼砸了砸嘴,像是在回味什么一般,接着半眯起眼睛,低声说道「いいねえ——」
他将榎本兔放回地面,用爪子戳了戳他的肚子。「你看起来是很好吃,可是这么小一只根本不够我填饱肚子啊。」接着又露出一副很困扰的表情。
「……」
「啊。对了,你家住哪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种事情。」冷静了一些的榎本兔又恢复了平日冷冰冰的态度。说实在的,面对一头狼还能做到如此冷静,他都有些佩服自己。
「还是说你现在就想被我吃掉?」狼舔了舔嘴角。

「……请跟我走。」

榎本兔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真的会引狼入室。
04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身后的狼突然开口,把灰兔子吓得一哆嗦。
「榎本、榎本径。」
「榎本径。不错嘛。我叫吉本荒野。今天我可是你的救命恩狼哦——」
为什么说得自己好像正义的化身一样。您难道不是被这个森林中的动物们所恐惧的对象吗?或者说,其实狼根本没有所说的那样恐怖吗。榎本兔心想。
「哇阿径你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好可爱啊尾巴也是。」
这是传说中的色狼吧。榎本兔默默在心里认同自己的观点。
「这前面就是我家了。可能对您来说…比较狭窄。」
「我还是第一次进到兔子家里诶,好兴奋。」
榎本兔有些困扰,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假狼。

05
在门前的萝卜型密码锁上输进了几个数字,一扇门开启之后又出现了另一扇门,将钥匙伸进锁槽中顺时针旋转了两圈,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门打开了。
吉本狼在他身后探着头摆着尾巴,思考着为什么要弄这么麻烦的锁。
屋子里只有一张靠窗的小床,小床边有一个木质的书架,摆满了一些名字很难懂的书名的书。一张大桌子摆在客厅中央,旁边堆放着几个工具箱,桌上还摊着未完成的图纸。壁炉还没到发挥它作用的季节。从屋顶垂下的吊灯是这个房间唯一的光源。话虽如此,也足够亮了。
「阿径原来住在这种地方啊——」
「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互称名字的地步吧,吉本先生。」
「有哦。你看,阿径这不是都把我带回家了嘛。」
你可以现在就出去的真的。榎本兔在内心默默说道。


06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一样东西。」吉本狼突然说道。
「前些日子我误入这片森林的时候,把一直带在身上的缠线玩偶给搞丢了。」
「那是一个人类的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人类为了保护我,倒在我面前的画面。」
为什么要保护一头狼?他难道不害怕吗。
「在他小的时候我曾救过他一命。当我叼着他回到他们家门口的时候,他的父母吓坏了,又一边抱起失而复得的孩子一个劲的念叨。尽管害怕,他们的眼里还是有着对我的感激。」
「那年村庄闹饥荒,猎人们不得不猎杀更多的猎物。在猎人对我开枪的一瞬间,那个人类冲了过来。我始终在自责,自己在人类眼中终究是凶狠的象征罢了,何必做这些多余的事情试图去改变些什么呢。」
「是我杀了他。」

07
榎本兔沉默不语。方才还在发表奇怪痴汉言论的狼一下子变得自责起来,这让他有些惊讶。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始终发不出一个音节。
「所以说!我们一起去找吧阿径。」他突然提高的声调又把灰兔子吓得一哆嗦。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你跟他们所描述的狼…这么不一样。」
「这么说吧。因为你太可爱了。」
「???」
「所以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咯阿径。」
他露出牙齿摆着尾巴说这话的时候活像只大型犬。

08
吉本狼从最开始就没有打算吃掉榎本兔,在那一小团灰茸茸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被触动了。想扯那条一晃一晃的眼睛绳,想揉揉他的毛茸茸的尾巴,在他颤抖着声音请求自己不要吃掉他的时候,吉本狼的内心更是涌起了一股想要欺负欺负他的冲动。实在是太可爱了。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09
「吉、吉本先生。」
「嗯?」
「我家的床似乎要被你压塌了。」
「没关系没关系。坏了咱们睡地上不就行了。」
「不行。坏了的话你必须赔一个。」
「那些事情等到真的坏了再说嘛——现在重要的是睡觉!阿径明天还要陪我一起找东西呢!」吉本狼拍拍趴在自己胸口的榎本兔。
「那么,晚安啾——」
被、被亲了一口。
榎本兔的脑袋又当机了。

10
吱呀———嘭!
大家好床榻了。
榎本兔嘴角勾起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笑容。
终于可以换新床了。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21)

2017-08-07

21

标签

吉榎